若是你我为星,而这苍穹为兵。谁道是神鬼奇听,谁著这山海成经。

亦是神鬼志异,断是后人言戏。不解这山海何意,且随我乘风而去!

江归江,山归山,河归河,川归川。英雄难过美人关,我深夜难讨美人欢!

几年战功名显赫,我沦落江湖刀剑客。飘荡江湖是寂寞,如飘云我如野鹤。

我游走流古地风情,我听过戏子唱倾城。我画过潜水碧青龙,也画过将军战功名。

我画过游子身上衣,也画过慈母念朝夕。我下过隔子炮轰车,也画过丧殡烧头七。

再喝一杯江小白,就从此忘记那女孩。我在雨中等风来,也不再难以释怀。

我喜欢的蓝色花海,随着风吹像钟摆。我也想过爱你不改,可只剩无限感慨。

我在没你的东北,剪掉故事的结尾。你的容貌似花蕊,却是佯装着凄美。

我在晴天等雨过,也在深夜写干墨。可能我是摩羯座,才让你结局爱错。

御剑挥刀在出战,出征天下红颜伴。若这一战刀会断,也要疯狂往死干。

霸气雄风依然在,驰骋沙场这豪迈。遗留百年的血脉,剑指苍穹求一败。

这一生我求一拜 横刀立马皇城外,只要有我一人在。霸气环绕震三泰。

龙腾四海笑北外,王者之风依然在。呐喊巅峰的时代。只为呐喊求一败。

江南江北江夜色,无人伴赏多寂寞。花随江风江上落,几人停留几人过。

轻功十月渡寒江,拜过佛也烧过香。听过小人侠义腔,最后血染河中央。

头戴一顶破草帽,吃过黑白两条道。带过狱中冰脚镣,懂了江湖仇必报。

教过门中大弟子逆徒一心要我死。爱过凡俗小女子,断在小人的无耻。

我愿你桃花不断,枕边人换了又换。这动态我不再看,这井水我不再犯。

我愿你镜里恩情,好让我觉得公平。别每次都是你赢,别每次都没你不行。

我愿你成熟稳重,要分清爱与感动。能懂得欲擒故纵,否则也都是白送。

画中魂我画中坟,醉生梦死画中人。画中人你可曾听闻,却被那无常送鬼门。

我曾单手灭猛虎,也曾做过正霸主。四海翻腾破山谷,笑看背后过街鼠。

南山南我曲忧伤,一曲忧伤定南方。艳阳难找这阳光,可我心里在发慌。

南山南我北秋北,北方佳人有多美。我又能是她的谁,生在南方也后悔。

我有烟酒配民谣,醒着醉和安和桥。我曾哭着在求饶,也曾脱手想要逃。

花开花落花弥漫,你看我一生多璀璨!忘情挥舞八卦扇,我再次逆天写震撼。

一生梦一生痛,一生不羁的放纵。一生轻狂的强横,埋笔多年不再碰。

忆当年我夺山河,一把钢刀斗群魔!荷花池我清风阁,苍天血染紫金佛。

忆当年风雨摇摆,曾经我名震四海。现如今我不再主宰,难以抹掉我风采。

忆当年风雨摇摆,曾经我名震四海。现如今我不再主宰,难以抹掉我风采

最后修改:2021 年 09 月 12 日 09 : 47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